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付涛 > 【察世俗每日评传】联合起来,我们去团租

【察世俗每日评传】联合起来,我们去团租

CPI“坐四望五”(年初已达4.9%),2011年北京住房租赁市场也许将经历“最恐怖的时刻”。千万不要相信限购与惜售,能够在短期内为住房租赁市场提供明显增加的房源。去年4月“国十条”出台之后,租金节节攀升至今,就是惨痛的教训。  规定五年限购的“京十五条”,把很大一部分要购房的“北漂”,赶回租赁市场去。同样的逻辑,在上海、南京等陆续出台新版“限购令”的热点城市正在复制演绎。

也许,在2015年前后中国人口拐点真正到来之前,你很难期望某个政府行为,能轻易促使“转售为租”的新增供应量,超过“转购为租”的新增需求量,此前北京租房市场的供需比据说接近1:3。

坊间普遍认为,北京市大约有500万套(可供租售)存量二手房。若这个数字属实,在北京约2000万的常住人口与超过1000万的流动人口面前,它将不堪承受之重。

看看晚上大半是黑灯的新兴高档楼盘,再看看有密密麻麻床位和隔离墙的群租社区,你无法想象如何让那些从群租生活中走出来的年轻人,迅速地钻进黑灯的高档楼盘,使其灯火重燃。也许,这两个市场就像两条平行线,将长久地相望而不会相交。

中高档楼盘的空置问题,不会在限购与惜售的背景下,得到明显改善。原因并不难解,国内房产投资者中仿效美国“空手道”老前辈运用高杠杆的情况,若非凤毛麟角,也必定难占主流,去年北京市全额购房者占到近六成(报道见:《北京二手房全款购房者近六成》)。

加之,倘若中国房地产是灰色收入最大出口与入口的假设成立,那么,出于种种原因,持有多套北京房产的富贵们,也许宁愿空置,也不会急于出租。

2月1日实施的《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》使得隔断、群租等行为受到严格限制。这对于中低端住房租赁市场来说,无疑是供应量减少前兆。

2010年北京有超过20万人的大学(含研究生)毕业生,新增城镇就业人数达2.2万。2011年的数据不会给人惊讶。如此庞大的数据,当然也会使2011年底配租1万套公租房的政府目标黯然失色。在历史基数几近于零的情况下,公租房对于“北漂”来说显得杯水车薪,更不用说影响短期内平抑中低端商品住宅的租金价格。

更令人痛心的是,因短期不能购房,改善型租赁需求正在催生之中。中高端住宅租赁市场的热度不会消减。

最后别忘了,房产中介在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台后,正经历着“最恐怖的时刻”,在住房买卖佣金收入锐减的情况下,收入重心向租赁市场方向移动,也会促使其设法从租房“刚需”上捞油水。

个体的承租人面对业主和中介的利益联合体时,毫无疑问地在交易与询价中处于弱势地位。

现在是全市租房者联合起来的时候了!

学习“团购”精神,组建“北京团租网”,增加个体承租人在租金谈判中的话语权,将压价进行到底。有创业激情而身处蜗居的年轻人们,赶快试一试!■

推荐 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