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付涛 > 最新美剧《网络犯罪调查》调侃了Uber哪些软肋

最新美剧《网络犯罪调查》调侃了Uber哪些软肋

  
 
  最新上线的美剧《网络犯罪调查》(CSI:Cyber)貌似想借调侃Uber博眼球。该剧第一季第三集讲述的故事是:一个在车祸中失去孩子的父亲,通过巧妙的技术手段冒充手机租车软件公司的注册司机,在凌晨五点连续谋杀乘客,以报复这家互联网公司。
  剧中这家叫做的ZoGo的手机租车软件公司所采用的商业模式,与现实中的Uber公司高度雷同。FBI发现第一名受害者在手机上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登陆ZoGo运用,更为奇怪的是,这名受害者在用ZoGo订车后,系统显示有五辆车收到了订车请求,那么究竟是哪位司机接走了这位受害者呢?
  当FBI来到ZoGo总部时,公司负责人开始不愿意配合FBI告知五位司机的姓名。他的理由是:这些司机不是公司雇佣的司机,他们只是软件的用户,我们不对司机以及运输过程中出现问题负责,这在服务协议中已经写清楚了,我们只是对接司机与乘客的需求,我们是“idea company”(点子公司)。
  直到FBI雇员、前黑客Nelson戳中这家公司的痛点,指出ZoGo所谓做过背景调查的司机中有一些是有犯罪前科的,公司负责人才同意配合。
  然后,五名系统中被分配了去接受害者的司机,实际上没有一个真正收到这一任务,所以都并没有出现中当晚的现场。
  ZoGo的系统一定出现了错误。但是,为何出现这样的错误?凶手可能是一名冒牌的ZoGo司机。问题是,凶手如何能够在不攻破ZoGo防火墙的情况下做得到这一点。答案是Trojan horse:将一个能发射网络信号的路由器通过快递寄送到Zogo总部一个休假员工的桌上,路由器这办公室发送与办公室WiFi相同的信号,诱使员工使用并获取数据流……
  在凶手真相大白之前,是FBI误抓了一个对ZoGo怀恨在心的出租车司机,因为他觉得ZoGo让他的工作赚不到钱,所以常常对这个公司弄点打击报复的事,比如扎破ZoGo司机的轮胎之类。
  更为惊人的一幕是,当FBI追查到凶手时,他仍试图作案,由于无法再通过假冒司机的方式杀害乘客,他最后选择购买新手机注册成为乘客,试图谋害司机。
  最后,FBI发现,这名凶手之所以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报复,乃是由于他的孩子曾在一名ZoGo司机造成的车祸中身亡,而该司机逃逸躲过了法律的制裁,同时ZoGo公司也在法律缝隙中顺利推卸了责任。
  回顾该集电视编剧,几乎把Uber彻头彻尾地进行了一次讽刺。
  首先,它试图证明租车软件公司技术上的“脆弱”,即便防火墙没有失陷,也可能因为某些不可避免的内部运营破绽暴露出风险点,例如通过传统方式在办公室内部植入Trojan Horse。
  其次,软件内部“规制”虽然表面上增进了社会资本,促成了“信任半径”的无限延伸,但是实际上,在司机与乘客的“双向自嗨”之后,这种迅速膨胀的“信任半径”也可能把陌生的乘客和司机暴露于巨大的危险中:例如ZoGo公司的司机背景调查漏洞百出,很多FBI系统里有前科的人,顺利成为了司机,甚至还开始向乘客兜售毒品;相反,当凶手通过新手机变身乘客想谋杀司机时,司机又变成了一个潜在对受害者。
  再次,这种蕴含内部正义、增进人与人信任与合作的程序“规制”,却存在着负面的外部性。在片子中,这种外部性表现在两个报复事件中:一是愤怒的出租车司机,他们觉得正是这个坏软件让大街上人人都来抢他们都饭碗;一是凶手为自己遇害的孩子讨回公道时,ZoGo竟能以司机非公司雇佣为由开脱责任,成为不负担责任的“点子公司”。
  片尾,通过FBI的两个雇员关于乘出租车还是ZoGo的讨论,预示着未来社会将在这种矛盾中变化发展,而种种因变化发展带来的仇恨,终究还得通过人而不是机器来解决——让凶手最终放下枪的,不是FBI的数十只指向他的枪口,而是首先放下枪并用勇气和温情感化他的Ryan。人本主义的主旋律如此滥情而无意外滴在此响起。
  作为CSI的新系列,这部美剧的编剧带着某种技术批判倾向,剧中安排了很多催促人们反思科技与互联网带来问题的情节,例如第五集的炸弹狂人,他引起大爆炸是为了告诉世人科技与互联网让人们沉迷,最终将毁灭社会。当然,这个狂人,在即将按下引爆按钮的最后时刻,被FBI开枪射杀……
  犹如西方社会在数十年的“衰败论”中继续前行一样,主动质疑和反省,更像是科技和互联网发展的防腐剂,让信息社会的各种规制开始省视内外漏洞,让沉浸在“技术乐观主义”中的大多数人,更加清醒地面对脚下的泥泞之路。
  
推荐 4